当前位置:主页 > 菜谱 >

推荐 我与沙县小吃的故事

  • 菜谱
  • 2024-01-05 04:30
  • admin

沙县小吃店无论开在哪里,总有福建沙县的气息。 福建人走遍天下都是家,而我们这些不断漂泊的人,看的多了,吃的也多了,也渐渐有了家的感觉。

公司楼下有很多餐厅。 我常去的是沙县小吃店。 同事问我:“沙县有什么好吃的小吃?经常吃腻了吗?” 是的,我会换其他口味的,但几天后,我还是回到了沙县小吃店。 有些命运,一旦注定,就很难改变。

15年前,我独自一人用700元从无锡坐火车到上海。 我想成为一个新的“海漂”团体。

到达上海后,我从外滩坐公交车到杨浦区,在同济大厦找到了一套合租的房子。 合租屋的房东将三房两厅分成了床位出租区和单间出租区。 而我选择的是床位出租区,每月240元。 由于同济楼离同济大学和复旦大学很近,住在这里的人除了我以外都是在读硕士、博士的高材生。 考试。 虽然我也是一名即将毕业的本科生,但我并没有那么远大的志向。 也许我唯一的目的就是尽快进入文学圈。 文学的梦想就像一根鞭子,抽打着我这匹脱缰的野马,催促着我奔向上海,海派文学的圣地。

交了床位费后,我身上只剩下了不到500块钱。 我该怎么办? 当时去上海并不是一时冲动,但去了上海之后如何一步步实现梦想却是一个问题。

宿舍里,一位申请体育学博士学位的室友向我讲述了他的经历。 他已经骑着三轮车卖书两年了。 通过自己的努力,他一年能挣2万元。 那时我对钱没有太多感觉,两万块钱感觉是一个巨大的数字。 于是我受到他的经历的启发,来到附近的五角场图书批发市场询问图书的进货价格。 与此同时,我去了国权路。 我印了几百个广告,买了胶水,偷偷跑到复旦大学、同济大学,贴出了自己的“青蛙书店”。 当时复印室的老板也对我说:“这名字起得好,青蛙呱呱叫,说明你的书店生意一定会不好!”

虽然一张宣传单张的成本只有几毛钱,但我还是想省钱。 第二大开支是公交车费和伙食费。 后来我就尽量不去很远的地方了。 我住在五角场、复旦、同济或者国定路财经大学附近。 说到吃,我也比较了几家小餐馆。 一个是湖南人开的炒菜馆,另一个是石狮馆。 荔香馄饨店,一家是兰州牛肉拉面店,一家是沙县小吃店。 从价格上来说,沙县小吃店性价比最高,所以我大部分时间都去沙县吃饭。

沙县的老板是福建人。 他们的生意很好,经常从十点开始就有人进店了。 去的早,没有商务套餐,只能吃馄饨或者面条。 我选择了酸菜肉丝面。 颜色暗淡,但味道不错,价格才7块钱。 已经是二月了,上海的天气还是比较冷。 对于我这样整天跑“生意”的人来说,吃一碗热面简直就是一种奢侈。

生意不景气。 我没有钱买货,所以不能骑着三轮车去学校门口和夜市卖东西。 我用的方法其实和现在流行的外卖、代购类似。 如果有人想买书,他可以通过我购买,然后卖给他,赚取差价。

失望之余,我开始写小说,梦想逐渐缩小,希望能找到一条在上海立足的路。 我写完短篇小说《黄发带》后,不知道如何提交,但我想出了一个办法:给上海作协写了一封信。 我希望老师能给我指导。 从此,我经常去附近的邮局买信封,写上地址,涂上浆糊,放进邮箱,等待回信。 然而,几天过去了,几周过去了,几周过去了,还是没有任何消息。 这时,我终于在一晚以15元的价格卖掉了我的第一本书。

为了庆祝自己,我去沙县小吃点了一碗早间套餐和一杯汤。 但在我等待结账的时候,老板接过两张钞票,看了半天,递给了我。 我又看了看那两张钞票,十元和五元。 十元钞票当时广泛流通,但其质地软如面条; 五元纸币早已“迷失”在市场上。 从手感上看,明显有假币的嫌疑。 老板问我钱从哪里来,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了他。 在这里待了很多天,我们几乎成了朋友。 犹豫了一下,他还是收下了两张钞票。 以后去吃饭的时候,他就不会提起旧事了,就好像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进入3月份,我就要交新床位费了,钱也快花光了。 我决定做最后一搏,带着抄好的短篇小说和刚刚校对的小说《成名从这里开始》,冒雨换乘火车来到巨鹿路675号。 结果老门卫说周六没人值班。 我想闯进去,但他好几次都阻止了我。 站在路的对面,站在风雨中,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徘徊的无奈。 有时候,理想离梦想只有一步之遥。

回到宿舍后,我的衣服、书包、小说稿纸都湿透了,粘在一起,字迹模糊,就像是溺水而亡的生命。 当我垂头丧气地走进沙县小吃店时,店里很冷清。 老板坐在收银台前,数着收入好久。

他看到我浑身湿透,感到很惊讶。 他很关心,问我怎么了,我只是苦笑,没有解释。 这是我最后一次走进他的店。 我啃了一只鸡腿,喝了一碗汤。 我有种想把所有的钱都花掉的冲动。 两年后,我重游家乡,想带朋友去吃一碗沙县小吃,却发现这家店已经被挪作他用,也不知道大哥去了哪里。 低头想想,不禁心酸。 在偌大的城市里,无论成功还是失败,我们都只是流浪的旅人。

今天,我早起,望着窗外,一列火车在不远处的铁轨上疾驰而去。 它穿透了雾气,很快雾气就将它包围了。 我不禁想起苏东坡的一句话:“人生就像一场逆风之旅,我也是一个行者。”

谁不是好人呢? 谁不着急呢?

从青年到中年,我很感激一路上看到、走进的沙县小吃店,因为无论在上海还是在偏远的小县城,你都可以看到它们。 店面虽小,并不华丽,但始终保持着统一的装修风格和相对统一的消费价格。 沙县小吃店无论开在哪里,总有福建沙县的气息。 福建人走遍天下都是家,而我们这些不断漂泊的人,看的多了,吃的也多了,渐渐就有了家的感觉。 就像我现在常去的这家沙县小吃店。 每次中午去吃馄饨、面条、套餐、炒饭,怎么就没有家的感觉呢? 我们渐渐熟悉了,老板也知道我的喜好,我也逐渐听懂了他的口音和他的一些故事。

沙县小吃,螺蛳壳里的故乡……

沙县双荣小吃配料_沙县李记小吃电话_沙县小吃是哪个省的

11月18日,福建省三明市沙县文昌美食街,沙县小吃技艺传承人李先进正在制作锅贴。 从低端粗放经营到品牌化、连锁化、规模化、信息化集约化发展,创新让沙县小吃在激烈的餐饮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。新华社记者姜克红/摄

说说沙县的小吃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