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 >

舌尖上的秋天

  • 资讯
  • 2023-09-26 00:01
  • admin

  《世说新语》载:“张季英毕其王东曹,在洛,见秋风吹,思吴中莼菜汤鲈鱼,曰:命贵矣,岂能克官为”。千里?要MG!” 这条记录很有趣,它与食物和个人选择有关,历来被人们赞扬或鄙视。 有人称之为好话,也有人嘲讽为机会。 但我更喜欢的是张继英“生命可贵、安逸”的直率。

  张继英,字韩,西晋吴郡人。 他的文章写得很好,有阮籍的风范。 就连李白也曾赋诗称赞他:“吴中不见张邯,谓之大生,秋风乍忆江东。” 江东,生出对水盾鲈的向往,是张汉舌尖上的乡愁。

 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,也是食材最丰富的季节。 普通老百姓在美食方面也可以选择、选择自己喜欢的食物。 所以,秋天,萦绕在我们舌尖上的记忆同样丰富。

  秋天舌尖上的记忆温暖了寒冷秋风中的我们,也温暖了那些平凡的日子。

  白露将至,河里的荸荠要早点采摘,否则荸荠叶子枯萎时,荸荠就会掉进水里。 到了白露,荸荠不再有涩味,吃起来又甜又香。

  秋椒是拔掉椒梗后采摘的。 它们有大有小,有红的,有绿的,有半红半绿的。 大的留着,小的留着,不管红的还是绿的,用木槌压扁,去蒂洗净,将虎皮入锅炒熟,加点自制蚕豆酱,小火煮至熟。 麻辣,辣味十足。 在酱香的衬托下,香气浓郁而浓郁。

  秋洛苏是茄子。 我一直不习惯称洛苏为茄子。 洛苏夏天应该蒸着吃,但是到了秋天,洛苏里有一些籽,切成条状,放上一些青红椒,炒或者红烧,比夏天更香。

  框架上开满了秋天的扁豆花。 秋风渐凉,扁豆肥硕。 汪曾祺在《食豆饮水斋鲜壁扁豆》中写道:“夏日清凉,月色如水,听织女在扁豆架下沙沙摇动羽毛,甚是感伤。” 有感伤的,也有紫扁豆的。 花朵和带有紫色边缘的扁豆荚一天天长大。 刚采摘下来的扁豆,肥美肥美。 油炸后,肉质的质感透出扁豆的香味。 但扁豆容易老化,更适合晒干。 晒干后,肉被红烧,又香又有嚼劲,似乎味道更好了。

  秋天,舌尖上有许多值得记住的味道。 舌尖上的秋天也分南北。 在北方,羊肉比较贵,但在南方,秋天最好的美食就是螃蟹。

  北方的冬天很冷。 秋季,人们特别注重穿上秋膘,用食物滋补身体,以抵御冬季的严寒。 秋膘主要是肉类,特别是肥嫩的羊肉。 无论是烤还是冲洗都很美味。

  南方人爱吃菊花和螃蟹,吃的都是刺激味蕾的精致美食。 在我的记忆里,似乎没有人比李渔更爱螃蟹了。 李渔自称“螃蟹狂人”,并称九、十月为“蟹秋”,可见其疯狂。

  李渔在《偶有闲情》中写道:“饮食之美,无不可言说,无不可想象,可言微之;唯一像蟹爪这样的东西,心如果你能享受它,尝到它的甜,你一生中哪怕一天都不会忘记它,而且你永远无法描述它,因为你可以享受它,甜甜的,永远不会忘记它。 ” 让李渔无言以对的是螃蟹味道的美妙。 每年,李渔“都会在螃蟹出来之前存钱,因为家人笑了,给了螃蟹生命,所以他称自己的钱为‘买命钱’”。 可见螃蟹的美味对于李渔来说是多么的重要。 。

  就像李渔的《蟹秋》一样,在你的秋天,借助那些美好的回忆,你是否也能称之为“舌尖上的秋天”呢?

猜你喜欢